漳州新闻网 | 文化产业网首页 | 聚焦漳州 | 漳台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化人物 | 重点项目 | 特色街区 | 文化事业

“葭苴”编织: 指尖流淌的“生活慢”

2020-11-05 10:39 稿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字体大小:

  •   老人们聚在一起编“葭苴”

      穿过狭长的小巷,笔者来到天宝镇大寨村。在屋檐下,一捆捆水草井然有序“排着队”,老人们正忙碌编织着“葭苴”。

      “葭苴”用闽南话讲,叫“加字”,是一种用席草编成的袋子,底为四方形,上为圆形,既可以背,也可以挑。葭苴编织看似简单,实则很有讲究。比如割草时,手和刀要成一条线,双手均衡用力。压平更是技术活,要将晒干的水咸草放在平地,人站在石碾子上,双手各拄一竹竿保持平衡,双脚前后挪动,让石碾子前后滚动把草压平。

      韩樱桃老人是大寨村的编织好手。一条条水咸草在韩樱桃布满老茧的指间来回穿梭,一圈圈向外、向上扩展……片刻功夫,“葭苴”骨架已初具雏形。

      韩樱桃父辈就做编织。据韩樱桃回忆,她7岁时开始跟着父亲编织葭苴。早上四五点起床,把前日编织的葭苴拉到村口或镇区的集市去卖,然后走到数里远的九龙江边,坐渡船到靖城的郑店村买水咸草回家编织。制作一个葭苴大概两个小时左右,当时家里一天只能做30-40个“草篮子”。在编织过程中,最基础的割草就让韩樱桃吃够了苦头。刚开始,手法不熟练的她一天时间的功夫,双手已布满深深浅浅的伤口。“太苦了,好多次想到放弃,但想着这是全家唯一的生活来源,还得继续割。”就这样,日复一日,她用了整整一年时间,终于学会把草割平割细。之后,父亲才教她后续的工序。

      “编织最讲究的就是,如何控制力度和水咸草的交叉间距。”韩樱桃介绍,用碾压后的薄条先编出方形底,然后编四个角。转折后编葭苴围,围编相互盘绕到所要的高度后,再编大沿。编葭苴口时沾点水,使草重新变得柔软,以便编小沿。然后在大沿下再编出“鳝鱼骨”似的小沿,用剪刀剪去剩余的草,葭苴就完工了。

      据了解,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葭苴编织发展成村集体收入的重要来源。村民时常头戴竹笠背葭苴到田间地头干农活,赶集市时也拿着葭苴。到饭点时,直接用洗净后的葭苴装米,放入锅里蒸成“葭苴仔饭”,煮出来的饭具有席草的芳香。编织盛行时期,村里家家做起葭苴编织小作坊,几乎遍布四乡六里。有一首天宝民间歌谣这样唱道:“大寨编葭苴,塔尾织布袋,山美做菓卖……”歌谣体现出大寨村编织手艺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

      ⊙梁健 黄浠文/图

编辑:沈小琴【收藏此页

本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010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