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 文化产业网首页 | 聚焦漳州 | 漳台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化人物 | 重点项目 | 特色街区 | 文化事业

走近故乡

2019-08-26 16:53 稿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字体大小:

  •   谈论起家乡,我总有说不完的话题。我的家乡在福建省与广东省交界处诏安县的一个小山村,附近的几个村庄是叶氏聚居地,人称“五营”,近万人口。改革开放之前,是诏安县比较穷的几个村庄之一,人称“西路片”。

      我外出学习工作30余年,眷念故土,经常回家看看。近些年,每次回老家乡下,都会路过几个村庄合办的“南阳小学”。每次都会纳闷“南阳”二字。后来百度了一下,才知道“南阳”是个地名,是河南省的地级市。听上岁数的老人讲,“五营”几个姓叶的村庄,开基始祖地是河南省南阳市的叶县。把小学命名为“南阳小学”也许有特别的纪念意义吧。

      在“南阳小学”的边上,是一座“五营”叶氏世祖的古墓,是文物保护单位。看到墓前很多“石碑”,了解当地风土人情的人都知道,这一古墓的后人,出了不少的“科举人才”。其中最出名的当属诏安建县功臣叶亹。叶亹,字世黾,号龟峰,明代福建诏安县三都宝桥(今深桥镇上营村)人。登正德十六年(1521年)进士。叶亹在京任职时,闻乡民强烈要求设立县治,即极力支持,并在京亲撰《奏设县治疏》寄回家乡,指示呈报申请建县的手续和程序。在以乡民许仲远名义呈报奏疏后,叶亹在朝廷寻访达情、奔走进奏,终促成朝廷于嘉靖九年(1530年)批准漳浦之二、三、四、五都置诏安县。

      后叶亹告老还乡,建设了“叶氏家庙”,并留下良好的家风家训。诏安“五营”叶氏家庙,一段时间是中心小学所在地。我上小学时,“家庙”中堂是教师办公室,其他房间为教室。早些年得各方乡贤资助修缮,得以保存现有壮观的规模。一直以来,“叶氏家训”深深影响着“五营”叶氏后辈们,激励着后辈们拼搏奋斗。

      改革开放后,“五营”叶氏后人纷纷外出打工、做生意,足迹遍布大江南北,每一个大城市基本上有“五营”叶氏宗亲。经过几十年的拼搏,成就了一大批大小老板。富起来的叶氏宗亲纷纷回家乡盖房子,也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那一栋栋别墅,是故乡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故乡的青壮年基本外出打工做生意,所以土地绝大部分种植了果树。家乡盛产荔枝、龙眼、李子,房前屋后到处是绿色。丰收季节,漫山遍野硕果飘香。

      小时候,到山上放牛,最开心的事是找“野果”,每次都能收获颇丰。多年以后,我回故乡,也喜欢到处寻觅“野果”,时过境迁,每次只能空手而归。朋友的农场,由于环境保护非常好,山上长满了“多尼(学名桃金娘)”,每年夏天,都能让我品味儿时的味道。上次回家时,正是“多尼”花开时节,灿烂野花盛开。

      家乡人现在比较少用“黄牛”耕地了。但是,果树下,草丛里,三三两两的黄牛,构成温馨的田园风光。近几年,随着各地“潮汕牛肉火锅”的兴起,养牛致富,也成了一些乡亲的首选。

      村里的老人喜欢散养一些土鸡,回家时吃吃土鸡蛋,炖炖土鸡,个中滋味,至今唇齿留香。

      我家房前的这一片稻田,也许是村里现有较少的稻田了,一年收成两季水稻。空闲土地时,一些老人种上蔬菜。我母亲也常把种菜当作锻炼身体,种的菜吃不完,便晒成“菜干”。每逢从乡下回福州,我的行李箱里都塞满母亲亲手晒的“菜干”。

      几个村庄有一条小溪流环绕而过。儿时戏水网鱼的记忆犹如昨天。而今,溪水长流,鱼虾成群,却无人捕鱼了。看着溪流潺潺,鱼儿自由呼吸,我感慨良多:富起来的乡亲们已经不用靠捕鱼改善餐桌了。

      每年暑假,我都会在乡下小住一段时间。每天晚上,在我家房前的空地上,乡亲们同我柴米油盐、家长里短,无所不聊。问起收入与家境,乡亲们言语之间充满了自豪。夏日夜晚,大家泡茶纳凉聊天,畅谈未来,直至夜深,方才各自散去。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特别喜欢放假在乡下的生活状态:远离城市喧嚣、远离应酬、远离压力,生活规律,每天定时运动。早晨,天刚放亮,我就出门健步走了。这几年,得益于新农村建设,几个村子的道路全部成了水泥路。大清早的乡村,空气清新,花香鸟语,走走逛逛,心情特别舒畅。运动的路上,我喜欢拍摄故乡的日出,喜欢拍摄故乡的蓝天白云,常常会收获意想不到的“美图”。晚上运动也很方便、安全。村里村外全部安装了路灯,所有的村道都亮堂堂的,一路上都是夏虫的鸣叫声。

      故乡的蓝天白云很美,故乡的大海也非常美。我们一家三口都喜欢大海,因此,常去诏安湾的海边走走。几年前,作家简梅曾写了一首《诏安湾的海》为题的诗歌,发表在《福建日报》上,对诏安湾的海大加赞赏,我便把诗歌《诏安湾的海》转载到我的QQ空间日志,很多诏安人在文章后面留言,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乡愁”,从诗中诏安湾的美想到故乡的美,从故乡的美想到家人的美,所以想家了。想家也是一种美。

      回老家时,偶尔也会去县城走走,走亲访友。这几年回老家,我常谢绝应酬,自己来一份“猫仔粥”或“贼婆面”,好好体会一下故乡的味道。

      “乡愁”的记忆很悠长。我至今保存着1988年9月到福州上大学的汽车票。转眼31年过去了,世事沧桑巨变,不变的是亲情的牵挂。随着父母年纪越来越大,回家看看成了常态。近些年,我走遍了故乡的角角落落,只为了寻找儿时的记忆。我行遍故乡所有的山路,逆着时光行走,只为今生无悔!时光带走了岁月,时光带走了容颜,时光也带来了温暖,时光也慢慢走进内心。我在努力走近故乡,今后也会一直努力走近故乡,因为亲情,因为故土难忘。(叶志雄)

编辑:沈小琴【收藏此页

本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010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