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 文化产业网首页 | 聚焦漳州 | 漳台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化人物 | 重点项目 | 特色街区 | 文化事业

长泰珍贵的界碑遗存

2018-07-31 16:03 稿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字体大小:


  •   明代长泰龙溪交界碑

      清代长泰同安交界碑

      唐代泉漳分界石刻

      长泰历史悠久,秦代时,长泰地域开始纳入行政区划。长泰置县后,县域大致不变。新中国成立后,县域有所变化,但变化不大。现长泰县境内还遗留有多处的州界、县界石刻(碑记)。这些在交界地方的石刻(碑记)等分界的标志物,古今兼备,形式多样,有的已历尽沧桑,仍保存完整,是弥足珍贵的重要实物资料,具有一定的文物价值,对于研究长泰的县界碑变迁将发挥重要的证史、补史作用。

      一、唐代泉州、漳州分界石刻

      长泰县,本闽中泉州府南安县武德乡崇教里地。唐乾符三年(876年),置武德场(属南安县),文德元年(888年),改名武胜场,后称武安场。五代南唐保大十三年(955年),“场”升为“县”,取名长泰(长久安泰之意),属泉州府管辖。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年),邑原任武胜场大使杨海等,以长泰距泉州三百余里,期会征输不便,请求舍远就近改隶漳州。泉州太守林金吾奏准朝廷。于是,长泰始属漳州,一直延续至今。

      据《闽书》《漳州府志》等记载,唐开元年间(713-741),漳州、泉州疆界不均,互讼于台制使,不能断。迨数年,词理纷乱,后相约以今长泰县坂里乡高层溪中的一块蛋形巨石为界,刻写着“泉漳分界”四个大字,楷书体,作为州界石。长泰在唐开元年间,还没建县,属泉州所辖。

      漳州于686年由陈元光(657-711)开置,陈元光任漳州刺史26年,在其任职后期,漳州的地域“北抵泉、建,南逾潮、广,东接岛屿,西抵虔、抚,方数千里”。开元二十九年(741年),割泉州的龙溪县属漳州。

      自泉州的长泰、漳州的龙溪分界后,两州边民平息了由来已久的州界争端,消除了纠纷。从此,边民们和睦相处,安居乐业。五代杜光庭在其所撰的《录异记》中有此次两州分界的记载:“漳泉两州,分地太平”。

      据清乾隆版《长泰县志》记载:“高层溪,源发安溪县界,至石铭里大鸬鹚崎滩,入龙溪界北溪。”“西北至龙溪县五十里,以高层二水为界”。可知,长泰县自宋代改属漳州所辖后,延续至明清两代,此界碑也演变为同属漳州所辖的龙溪县、长泰县的分界线。如今,高层溪为长泰县境内的第二大河流,全长39公里,其中县境内8.5公里。

      这块巨大的州界石位于高层溪中,属就地取材,内容简要明了,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仍保存完整,内涵丰富,揭示了长泰曾经属泉州府所辖的一段尘封历史。

      二、明代长泰、龙溪县交界碑

      在长泰县武安镇珠坂村坂头社的后面山坡,为长泰县与龙文区(原属龙溪县)的接壤处,在坡顶的平地,有一座古朴的亭子,因离县城五里而得名,俗称五里亭。亭前小道蜿蜒而过,古代是长泰县往漳州的主要通道,过了五里亭,就进入古代的龙溪县界。五里亭也称驿站、官亭。亭里可供南来北往的行人驻足憩息。

      据《长泰县志·乾隆版》记载,五里亭,创建于明永乐年间(1403-1424),由本县人蔡志倡修,距今已有近600年的历史。五里亭平面呈长方形,系石、木结构的凉亭。它由八支石柱承托着亭顶,四周设有栏墙。石柱亦为古代长泰与龙溪的县域界碑,其中三支分别阴刻“长泰县界”“北取县伍里”“南取州叁拾里”字样,字迹清晰可见。这与《长泰县志·舆地志·疆域》的记载“南至龙溪县五里,以五里亭为界”相吻合。

      五里亭的长泰、龙溪县交界碑明确记载了长泰县衙、漳州府衙的方位及距离,富有特色,使两县接壤处的亭子,约定俗成取名为五里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三、清代长泰、同安县交界碑

      唐代时,“开漳圣王”陈元光带着他的行军总管使薛武惠来漳州。薛武惠看好长泰的山重,薛氏后裔从此安居山重并繁衍至今。从长泰县山重村开始,有一条铺着石块的古道,顺着起伏的山峦,沿着蜿蜒的山势,弯弯曲曲地从东边往同安大岭延伸,翻过越尾山,就接通往同安的古驿道,方便与外界的往来和物资的交换,每逢同安灌口的圩日,古道上都是匆匆过往赴圩的村民。从山重村到越尾山顶这段路,当地人称为小岭路。

      清光绪年间,由山重社薛平捐资,民工出力,重修这条古道,并在越尾山顶建一座安泰宫(同安、长泰各取一字),方便挑着山货(海产)的过往群众在途中有个休息和挡风避雨的场所。此处距长泰山重6公里,距同安大岭9公里。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正月,在长泰、同安两县县衙的同意下,还在小岭与大岭的接壤处中岭(越尾山)安泰宫边立了一通长泰县、同安县的交界石碑记。碑记的上方阴刻“山重乡、大岭乡”、右边竖刻“光绪拾捌年正月建”,中刻“长泰、同安县交界碑”,左刻“长泰县王、同安县李,合立”字样,楷书,字迹清晰可见。长泰县王是指当时的长泰知县王秉箓,广西柳州人,进士,光绪十六年任。这通县界碑记也与清乾隆版《长泰县志·舆地志·疆域》的记载“东至同安县六十里,以中岭为界”“三重,同安界限”相吻合。

      从这通清代光绪年间的界碑反映出当时立碑的时间、地点,及由相邻的两县县衙共同商定的地界等信息,从中也可看出所在的村名在乾隆至光绪年间,由“三重”向“山重”演变的过程(三与山谐音)。内容已更为丰富、完整。安泰宫和县界碑记,是两地人民密切来往的历史见证。

      2007年,在厦门市集美区、长泰县两地党委、政府的重视下,拓宽了长泰山重至特区的这条古道,并改造成铺设水泥的路面,取名美泰路(集美、长泰各取一字),此路的开通,有力地促进了山重经济和生态旅游业的快速发展。

      四、长泰、安溪、同安县交界碑

      1998年,经国务院同意,在长泰县枋洋镇青阳村的尖石尾山上立了一通长泰、安溪、同安三个县的交界碑记。

      青阳村是漳州边界上唯一一个与厦门、泉州两市毗邻的村庄,在村里的尖石尾山上,可俯瞰漳州、厦门、泉州等三个市广袤的地域。山顶上立着一通0.5米高的三棱石柱界碑,东南、西南、西北三个方向分别镌刻着“同安”“长泰”“安溪”,落款为“国务院,1998年”等字样。山下分别是厦门市同安区莲花镇的西坑村、漳州市长泰县枋洋镇的青阳村、泉州市安溪县大坪乡的孚美村。

      如今,每当人们站在这三棱石柱旁,便可一脚同时踩着闽南三市的土地,当地流传着一句家喻户晓的俗语:“不登尖石尾,枉做闽南人”。尖石尾山这“一脚踩三地”的特殊标志性地理位置,每年都吸引了众多外地游客来此参观、体验。☉郑阿忠文/图

编辑:沈小琴【收藏此页

本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010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