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 文化产业网首页 | 聚焦漳州 | 漳台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化人物 | 重点项目 | 特色街区 | 文化事业

赶年集

2018-02-26 16:13 稿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字体大小:

  •   ▱宋阿芬

      春节是人们最为期盼的温馨而美好的节日。即将过年了,人们开始扫尘,除旧迎新;购买年货,欢欢喜喜过大年。谈起购买年货,儿时赶年集的情景在我的记忆中鲜活而生动!

      家乡在一个小镇的山坳里,四处环山,交通不便。离家乡最近的集镇是九龙江北溪畔的芗城区浦南镇,离我村有六公里左右。浦南镇在历史上曾经有“小香港”之称,是漳平、华安、长泰等地土特产交汇地,集市热闹繁华。平日里浦南集市逢农历二五八,但是过了腊月二十五,天天都有集市。生活在穷乡僻壤的乡村,在那个生活枯燥单一的年代,我们如井底之蛙般长年累月地待在山坳里,赶集对于小孩子来说是一件令人兴奋、向往的喜事。尤其是赶年集,恰逢寒假,勤劳的母亲必定会去赶年集,当时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用母亲的话来说,“手头很紧”。因此逢集市,母亲总会挑一些辛勤劳作的农作物去集市卖,如花生、黄豆、绿豆、大米等,令我欢喜的是母亲赶年集必定会带上我和弟弟,我们像出笼的小鸟一样欢呼雀跃。

      记忆中去赶年集一般是晴天,我和弟弟欢乐无比,感觉倍儿爽。早晨东方发白,我们就迎着朝霞,跟随母亲出发了。出了村口,乡亲们三五成群地匆匆赶路,有的肩挑,有的手提,有的用自行车载,他们都和母亲一样去集市上卖农产品。乡亲们结伴而行,在弯弯曲曲的小路上汇成了一条人流。一路上,家长里短,说说笑笑,和着踏踏的脚步声在幽静的乡间小路奏出了美妙的交响曲。乡亲们脸上露出了笑容,或许这是乡亲们在忙忙碌碌的一年中最为释放的片刻,是乡亲们对新年的渴望,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吧。我们几个小孩紧跟在大人后面,一会儿小跑,一会儿蹲下来找蛐蛐,一会儿逗弄栖息的鸟儿,嬉笑玩闹,好不快乐。绕过村庄,走过田坎,翻山越岭,抄小路,快到目的地时,大人们免不了招呼:“孩子们,快点走,快到碧溪渡口了!”这鼓士气般的口吻让我们更加兴高采烈,三步并做两步走,因为到了碧溪渡口,对面就是热闹非凡的浦南集市了。

      在碧溪渡口眺望,眼前一片开阔。江面宽阔,几只小船来回往返,江水缓缓地流淌,两岸翠竹挺立,倒映在清凌凌的江面上,几只飞翔的白鹭,构成一幅清新的水墨画。赶年集的人们从四面八方向渡口蜂拥而来,各自买了一块钱的船票,便纷纷上了小船,男女老少,熙熙攘攘。各种农产品,还有鸡鸭鹅等牲畜把整只小船挤得满满的。小船马达的声响盖过了喧哗声,站在船上,江风习习,江面波光粼粼,伴着跳跃的阳光,也伴着我那颗跳跃的心。

      片刻,船就到了浦南渡口,赶集的人们像潮水般涌向集市。集市就在沿江而建的大街,街道两旁商店林立,五谷店、杂货店、糖果店、花店、布匹店琳琅满目,让你应接不暇;文具玩具、锅碗瓢盆等日常用品五花八门,让你眼花缭乱;烧鸡、油条煎饼、卤面手抓面等各色小吃应有尽有,香味扑鼻。当然了,红红火火的春联,种类繁多的鞭炮是最显眼、最热闹的。集市上人山人海,川流不息,吆喝声、讨价还价声、鸡狗鸭鹅的喧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母亲找个摊位就开始卖挑来的农作物,然后再用这些钱购买米粉、面线等年货,或添置筷子、勺子或菜板。在这一买一卖之间,有说不清的劳苦,当然也有道不尽的甜蜜,当时年幼无知的我们浑然不觉。赶集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凑凑热闹,我们在人群里挤来串去,逛完东家逛西家,满足好奇心。那些稀奇的东西像磁铁般地吸引我们,尽管身无分文也看得自我陶醉,流连忘返。不过善良的母亲会尽量满足我们的愿望,如弟弟挚爱的花炮和小小塑料手枪,我心爱的五颜六色的橡皮筋。母亲从口袋里掏零钱时那温情的目光和那和蔼的面容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如今我能深刻地体会到那是母爱的自然流露。

      在这人流涌动的集市里穿梭,我们饿了就跑到外婆家饱餐一顿。外婆在浦南镇开了一家杂货店,生意红火。浦南的外婆面容和善,齐耳头发,两侧各用发夹夹住,和蔼可亲。外婆对我们全家都很客气,尤其对馋嘴的我们更是疼爱有加,因此我们格外喜欢浦南的外婆,每次来赶年集,我和弟弟必定先到外婆的店里报个到,赶完集也必定到外婆家,外婆早已张罗了一桌满满的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那喷香的红烧肉、烤鸭等美味佳肴馋得我们嘴里啧啧响。但一向很忙的舅舅和舅妈都还没下班,慈祥又善良的外婆看出我们的心思便会让我们先吃,而且吩咐要吃个饱。我们大快朵颐后挺着圆鼓鼓的肚皮,一边擦着油腻腻的嘴巴,一边炫耀说自己吃了几碗干饭,而在一旁的母亲和外婆早已唠嗑开了,嘘寒问暖,温情融融。即将回家时,外婆和舅妈总不忘给我们塞个红包祝福我们过好年,读好书。要知道过年“挣”红包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天大的喜事。

      光阴如九龙江水,滔滔不绝地流走了几十年,如今九龙江北溪浦南段两岸群众不必靠渡船出行了,因为浦南公路大桥已横跨两岸,方便快捷。但浦南集市的繁华不再,唯有儿时赶年集的情景是我记忆里最早的年味,至今仍在我心中涌动,流淌……

编辑:沈小琴【收藏此页

本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010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