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 文化产业网首页 | 聚焦漳州 | 漳台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化人物 | 重点项目 | 特色街区 | 文化事业

关于茉莉

2019-08-07 09:41 稿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字体大小:

  •   我第一次见到它,是小学的时候,奶奶搬过来和我们同住的第一年。

      那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下午,我像往常一样过了斑马线,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换了拖鞋准备冲上楼去享受夏日的空调。而它就是在这个时候,绊住了我前进的步伐。有些迟钝的我,在走到楼梯口才反应过来,整个客厅里都弥漫着一股我从未闻过的清香,而这个味道的来源,似乎是茶几上那个被绑紧了袋口的、西瓜般大小的黑色塑料袋。

      “奶奶?”我拔高音量往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只有抽油烟机的嗡鸣在大声地宣告奶奶现在没空理我这个好奇的小朋友。我一点点往那个黑色塑料袋靠近,味道逐渐浓郁起来。但很奇怪,我并不讨厌这种浓郁的香味,它似乎像是一种催化剂,让我不断地靠近。

      时至今日,我还记得拆开那个塑料袋时,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打开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香气冲出来,和我撞个满怀,原先紧张而不知所措的心脏慢慢平静了下来,袋子被白色的小花填得满满当当,看起来,那种好闻的味道,是属于它的。也许是出于小孩子的好奇,我悄悄藏了一朵到口袋里,然后溜进自己的房间。

      确认房门关好了之后,我从裤子口袋里捧出那朵漂亮的小花,放在了书桌上。它已经被压得有些变形,甚至还有一小片花瓣,掉在了桌上,但这并没有妨碍它继续散发自己的香气,我凑近它的时候,依然深深陷进那种清雅的味道里,无法自拔。掉落的白色小花瓣被我偷偷藏进了我的百宝箱里,和一堆儿时的小玩具一起沉睡,而那朵花,则和我的文具们一起,躲进了笔袋。

      晚饭时,妈妈提起桌上的那个袋子,我才第一次真正听见了它的名字,茉莉。奶奶说,她下午遇见了老朋友,这是朋友送的,说房间里放一点,又香又安神。我咬着筷子听大人们争论它的安神是不是真的好用,想起刚刚藏小花瓣的时候,柔软的触感甚至让我想起隔壁家阿姨抱着的妹妹。

      尽管妈妈一再反对,奶奶还是偷偷在第二天下午,往我房间的窗台上,放了一大把茉莉花,从那时起,夏日的空调房里就经常多了一点点清新的香味。

      也许是那个味道和我之前闻过的都太不一样,也许是它纯白的花瓣过于柔软,我开始偷偷溜去花店询问种子的价格和种植培育的方法,终于在一个阴沉的雨天,我用我自己积攒的零花钱,换来了那个种着一株小茉莉的花盆。

      妈妈很快发现了我藏在房间里的小秘密。她开始陪我找资料,帮我在学业繁忙的时候照顾小茉莉,甚至比我还上心一些。我想,漂亮的小花,总是招人喜欢的。

      那天是周末,闹钟响得很早,我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想去关,却被一股熟悉的香味猛地叫醒。它开花了。

      白色的小花朵点缀在绿色的枝叶中间,随着风缓缓地摆动,我穿着睡衣扒在窗台边缘,呆呆地盯着它看,那是我第二次,因为它而心跳加速。(杨郑琪)

编辑:沈小琴【收藏此页

本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010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