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 文化产业网首页 | 聚焦漳州 | 漳台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化人物 | 重点项目 | 特色街区 | 文化事业

和母亲聊聊

2018-05-17 17:28 稿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字体大小:

  •   好多日子就在匆匆忙忙中过去了,某个深夜,我终于有空坐下来和母亲聊聊。

      我极少去注视母亲,即使是和她相对而坐。这一直是我的习惯,但我很快知道,这将是我最坏的习惯。面对今夜的母亲,我终于有了发自内心深处的震动和感激。

      我起身,坐到母亲身旁,和母亲说说家常话。我们聊得很愉快,已经很久没这样了。十几平米的小平房里,亮着一盏台灯,已是深夜十二点了,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我和母亲的谈话声。现在是冬天,屋外很冷,屋里却很温暖。

      正说着话时,母亲把右脚架到左腿上。我仿佛瞥见了一片暗淡的颜色。仔细一瞧,是母亲的右脚底,全然不是健康的肤色。有点黑,那是皮肤干裂造成的。再仔细一看,那表层的皮肤,像是被刀割成一小片一小片的,有点像鱼鳞。这一小片一小片的鱼鳞,仿佛也在割伤我的心。我有些咋舌:“妈,你的脚怎么了?”

      “裂了。”母亲回答得很轻松,一脸的笑容,对我这个问题感到奇怪。

      “怎么裂成这样?真够吓人的。”

      “早就这样了,现在已经好多了。夏天更严重,都裂出血了。”

      “一年四季都这样?”

      “是啊。冬天还好,穿着袜子,不那么严重。”母亲还是一脸的轻松,我却有些心事重重。

      我用手摸了摸母亲干裂的脚,心里不是滋味。那些干裂的皮肤,早就失去水分和弹性,硬邦邦的粗糙。那些裂痕,是那么的深,仿佛是被一把锋利的刀,硬生生地割了下去。我抚摸着这些裂痕。它很深,线条分明,甚至有些刮疼我的手。我问:“会疼吗?”

      “当然会了,怎么不会?”

      “该去找医生看看。”我的意

      见似乎是幼稚的。

      “不用,看什么医生,这不是病,正常现象,没有脚气。”母亲回答得很干脆。

      我瞅了瞅母亲,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忽然感到母亲是多么慈爱,其实,母亲一直以来都很慈爱,只是我从来没有认真去体会。回想这些年来,我对母亲的忽视,着实不该。我真的应该多关心关心母亲,多和她聊聊,毕竟,她年纪已大。想想看,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可能就只有一次。比如,童年时和母亲手牵手一起上街。再说近一点,或许,我们已经很久没和母亲一起逛街了。

      母亲永远无私,只是不停地付出再付出,只要自己的孩子能过得好,天底下的每个母亲都会感到幸福快乐。有时想,母亲并不需要什么回报,需要的只是孩子一颗理解的心。物质对母亲来说,并不那么重要。于是,我们经常看到,工作在外的孩子给母亲寄了很多钱,但母亲并不开心,因为母亲的情感没有了着落与依托,失去了根。因此,我们经常听到,孩子打电话回家,母亲总会不厌其烦地问,你们几时回来。对母亲来说,孩子就是她的牵挂、念想。只要孩子能给她一声问候,或者能听到孩子的声音,母亲就会很满足。

      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每个人都很忙。我们每天都要面对巨大的生活压力,但母亲更需要我们的情感关怀,尤其是那些正在日渐苍老的母亲。我想,给母亲点关怀并不难,只要稍微用点心就够了。比如,给母亲买点小礼物,虽说她嘴上说你浪费,但脸上掩饰不住满心的欢喜。等到别人来了,她就会一个劲地向别人夸耀,这是儿女送给她的,活脱脱就像个孩子。若真是工作忙,那么不妨多打点电话,说说家常话,随便说东道西,问问母亲的情况,母亲就会知足了。

      如果我们无法为母亲创造好的条件,那么至少,我们还能多陪母亲聊聊。▱柯国伟

编辑:沈小琴【收藏此页

本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010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