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 文化产业网首页 | 聚焦漳州 | 漳台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化人物 | 重点项目 | 特色街区 | 文化事业

林语堂和林语堂纪念馆

2018-05-10 15:27 稿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字体大小:

  •   全国“文学博物馆主题活动”将在漳举行,报社约我写一篇关于林语堂先生的文章。我很乐意。如何落笔?却令我思考再三。

      从当年建设“林语堂纪念馆”至今,整整已有十八个年头。作为主要组织者,经历筹划、设计、施工、布展等全过程。其中甘苦,相当深切,虽历经岁月洗磨仍记忆犹新。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想法,对于研究林语堂先生,或许有些好处。

      一

      一个山乡孩子,顶着满天月光,走出一掩柴门。就这样,他到了繁华都市,又到了异国他乡;就这样,他经历很多人很多事,经历很多风雨年华。他写作、翻译、研究,著作等身,闽南师大编辑出版的《林语堂全集》就有60卷之多。“两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于是,他成了中国文学大师,成了中西文化使者,成了世界文化名人。

      他的文化成就是巨大、深厚的,他的文化视野是宽广、多元的,他的文化情怀是温柔、悲悯的,他的文化品格是坚定、勇敢的。他爱生活,从不拒绝生活;他爱家人,他爱家乡,更爱祖国。他的一生,自始至终,从来都是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他就是漳州的林语堂,中国的林语堂,世界的林语堂。我称他为先生,我们都称他为先生。

      二

      为林语堂建纪念馆,源于一封极为普通的来信。信是先生家乡一位村民写的,一页学生作文纸,两百来字。字里行间,情真意切,所提建议明确而又坚决。为漳州人林语堂建纪念馆,为世界文化名人林语堂建纪念馆。

      我于1998年冬调任芗城区委常委、宣传部长。来自1999年秋这封意义非凡的信,自然就落到我的案头。当年,我虽已是省作协会员,但对这位文学前辈却只是一知半解。也许天意,也许更多的是缘分,我决定着力办好这件事。

      阅读先生著作;研究先生生平;召开座谈会,召开讨论会。两个月后,我对先生文化成就和历史价值有了深刻理解。我认为,先生是中国文学大师,先生是世界文化名人,先生又是坚定的爱国者;先生是漳州的,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纪念先生理所当然。于是,我向区委区政府建议,为先生建纪念馆。我认为,这是历史使命,也是时代责任。

      区委区政府批准我的建议。并由我、天宝镇党委书记沈龙顺、镇长沈龙石、区文体局局长陈力水等人组成筹建小组。感谢我的领导、我的同事们。他们的远见,他们的参与,促成我与“林语堂纪念馆”结缘。多年之后,每念及此,我总是感慨万千。人的一生,平凡而又短暂,应当做些有意义的事。

      三

      2000年,春天,一个美好的日子。芗城天宝镇珠里村五里沙彩旗飘扬,锣鼓喧天,“林语堂纪念馆”正式奠基了。

      这是“大陆第一家”。建设其间有几件事,至今想来依然有些意味,值得细细记录下来。

      关于选址。纪念馆坐落于一座小山,前眺先生故居,背靠环抱蕉林,左邻先生父母永居之所,可谓清静幽雅。觅此一方宝地,寓意有三:一是纪念馆与先生父母永居地、先生故居合为三位一体,既体现其历史价值,又为开辟林语堂文化园区打下基础;二是依山而建,筑五层平台81级台阶。五层平台为先生人生五个阶段,81级寓合先生年龄。参观者沿台阶拾级而上,其敬仰之心当油然而生;三是石阶两旁皆为蕉林,体现先生回归大自然,回归故里,安宁悠闲。

      关于设计。纪念馆整体建筑寓含“中西合璧”。记得当时,我们请戴志坚博士进行设计。戴博士既是省里著名设计师,又是先生家乡的人。我们说,先生学贯中西,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使者。纪念馆风格倘能与先生一生抱负相呼相应,当是一大乐事。戴博士深以为然。他精心设计,果然不负众望。

      关于奠基。奠基活动选在“福建省第五届灯谜节”期间,仅作为灯谜节系列活动之一。这样安排,并非为了简朴节约,而是某种智慧性考量。其一,奠基前不声张。基于当时历史条件,建设纪念馆尚难按程序申报。如若大张旗鼓,恐为不妥。其二,奠基后有影响。灯谜节期间,文化界领导、文化界名人、新闻记者皆云集漳州,也参加奠基活动。果然,奠基消息迅速传出,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十八年后的今天,作为组织者,是该为当年鲁莽深感歉意?还是应为如此安排获得些许安慰。

      四

      林语堂纪念馆规模虽然不大,但建馆伊始就遵循“名人名馆”原则。

      关于塑像。所花心思颇多。先生是名人,先生是文化名人,先生是家乡文化名人。对于塑像应有整体把握,既要体现先生个人精神风采,又要体现先生回归故乡那种安定悠闲。塑像确定由厦大李维祀教授承接完成。李教授曾雕刻诸如林则徐等名人塑像,有情怀也有实力。我和沈龙石、陈力水等人,与李教授进行深入讨论,确定以下原则:第一,先生是中西文化使者。喜欢中式长袍,喜欢皮鞋,喜欢烟斗,应突出先生独特风采;第二,先生享年八十一岁,但其塑像年龄却应定在六十余岁,方为饱满而有力度;第三,先生是文学大师,素以“幽默”著称,应突出儒雅、通达;第四,先生回归故里,相伴父母,眼眺故居,应突出亲切、怡然;第五,先生待人热情,塑像当以坐态,有亲近感;塑像高度既不宜太高,又不宜太低,以2米为好,比参观者身材略高,易于交流沟通;又令人稍稍仰视,心里平生敬重;第六,塑像当以青石作为材料。纪念馆居于小山之上,环拥蕉林,以石为材,表现人与自然和谐;塑像主人为男性,当用青色粗放石质,方能透出力感。应当说,塑像整体把握,综合诸多因素。在这其中,既有人物精神世界透视,又与人文环境融合,又突出建筑美学理念。塑像的构思与制作,是一个值得记载的亮点。

      关于馆名。请谁题写,也费一番思量。先生是文化名人,应有一位书法名家题写,方能“映衬”“烘托”,方能相得益彰。我们几经努力,终于如愿,时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先生欣然为之命笔。当时沈鹏先生一句话,令我颇为感动。他说,“冲着林语堂三个字,我写。”

      五

      纪念馆开馆以来,参观的人纷至沓来,络绎不绝。不论是国家领导人,是专家学者,还是普通百姓,都对纪念馆给予热情评价。2002年4月1日,阔别家乡七十年的林语堂女儿林太乙姐妹,来到纪念馆参加林语堂先生塑像揭幕仪式。凝视父亲塑像,热泪盈眶,一度哽咽,久久不愿离去。

      十八年来,承蒙漳州市委市政府,承蒙芗城区委区政府,对纪念馆高度重视大力支持,使林语堂文化园区不断扩大渐成规模。在这期间,文化园区规划得以修订完善;有了纪念馆裙楼,有了蕉林栈道,有了服务设施。林语堂纪念馆成了漳州“文化名片”。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2017年,漳州市委书记檀云坤独具匠心,亲自指导,芗城区委区政府积极运作,将“台北林语堂故居”按一比一比例整体移植到林语堂文化园区。至此,“林语堂纪念馆”与“林语堂故居”相互对应,蔚为奇观。如此安排,既丰富了文化内容,提升了文化品位,又促进了对台文化交流。

      六

      漳州风雨兼程,漳州突飞猛进,漳州日新月异。应当说,纪念馆的建设,只是漳州建设史上的一束浪花,一幅剪影。今天,我们重提纪念馆建设,也许能给一些有益启示。

      中国乃文明古国,素称“礼仪之邦”,中华民族历来崇尚“教化治国”。为林语堂先生建馆,建馆的意义远远超过纪念馆本身。倘若我们能为更多文艺家科学家建馆塑像,岂不能够更好凝聚文化力量,锻造文化精神,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出文化贡献。

      由此想到,漳州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漳州本土,曾经诞生过黄道周、林语堂、许地山、杨骚等文化名人。朱熹等人,在漳传播文化极具影响。倘若我们能将历代漳州历史文化名人集群全部推出,岂不能够打造文化品牌,集聚“文化效应”,促进文化发展,推动漳州建设。

      由此想到,漳州做“生态+”文章,做“建设城市”与“经营城市”,倘若我们能引进一些名人名作,诸如“林语堂纪念馆”中沈鹏先生的书法、李维祀教授的雕塑,那漳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岂不更“名”?“精品意识”应当成为城市建设与城市经营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由此也想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城市,社会生产力的提升与文化影响力的扩大,总是相互呼应相互融合的;经济社会的发展与文化品质的提高,总是相互呼应相互融合的。从哲学观点上讲,不论是最初感知还是最后认同,“物质与精神”“物质与文化”,总是相互转化相互融合的。而且其转化速度,其融合程度,客观反映并决定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城市的文明与进步。▱陈燕松

编辑:沈小琴【收藏此页

本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010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