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 文化产业网首页 | 聚焦漳州 | 漳台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化人物 | 重点项目 | 特色街区 | 文化事业

卓娅是谁?

2018-03-08 11:06 稿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字体大小:

  •   ▱杨西北

      来到莫斯科,新圣女公墓是一定要去的。我们临时请了一个从中国内蒙到莫斯科大学读书的留学生当导游和翻译。公墓的围墙朱红色,庄重肃穆。我们对小伙子说,先看卓娅的墓。谁?小伙子问。我们又说了一遍。他一脸茫然,不过当他向守门人询问时,立刻被带到一个很大的导游牌前,守门人指着方位告诉了小伙子。

      新圣女公墓很大,有7.5公顷,纵横的路不少。在很干净的路两旁的绿树丛中,布满各种样式的墓碑。我很早就从照片上知道卓娅墓碑的样子,只留神巡看。这里葬着两万多逝者,一部分嵌入伟岸绵长的砖墙,一部分散布在庞大的墓园中。这里的墓碑,林林总总,几乎都是精致的雕塑作品,让人无比深思和寻味。我们要寻找的卓娅,她隐在何处?

      园中游人不多,也许太大了,显得稀落。小伙子没来过这里,拐了几个弯,很快就晕了方向。只要遇到俄国人,他就问。被打听的年轻人,耸一下肩,表示不明白这是什么人。后来问了一个上年纪的男子,他想了想,指了个方向。我们很高兴地朝那个方向走去,不过还是在墓碑的海洋里迷失了。

      但是我们的寻找是坚定的。就在有点沮丧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墓碑,他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风靡了一代人,当年的卓娅就是他的粉丝。我暗暗祈愿他能指点迷津,帮助我们找到卓娅。

      果然,离开后走了不远,我们就遇到了一个中国游客,中年人,步子很慢,一副沉思的样子。不料一问,他说我也在找她,可惜找不到。我顿时泄了气。

      我们仍在游走。找不到卓娅是不甘心的。

      不知转了有多久,在碑林中,又遇到一个俄国老年妇人。小伙子上前问,老妇有点愕然地比划着,好像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小伙子满脸喜气走回来。原来就在附近。

      他转身穿过一条小横路,来到一座雕像前。我们跟在后面。我一眼就看到了女神卓娅。

      她踮着双脚站在半人高的方形碑座上,身子倾斜,两膝弯曲,仿佛要飞翔起来。外衣被风吹开,内衣被撕破,裸露一边胸脯。她仰着头,头发飘起。她眼睛闭着,有一丝痛苦,神态是安详的。她的脚下有鲜花,碑座台面也有鲜花,花有枯萎的,有新鲜的,有竖着靠在碑身,有横着放在台面。我很激动,不知如何形容。

      我崇拜地仰望她。又围着整座墓碑转了几圈。为什么要这样做,不知道。我只想表达自己的心情。这是个晴朗的天气,阳光从高大的树上繁茂的枝叶间筛落下来,铺在她身上,我觉得这是神女的圣光。

      卓娅是谁?

      显然来自内蒙的小伙子不知道,显然有许多年轻人不知道。1941年11月,希特勒的军队已压到莫斯科城下,望远镜已可清楚地看到克里姆林宫,柏林的所有报纸都预留版面要刊登纳粹胜利的消息。卓娅向莫斯科共青团市委请战,于是成为游击队员被派到敌后,其实就在距莫斯科几十公里外的地方。在潜入彼得里斜沃村执行任务时被德寇逮捕。她受尽折磨,被逼迫只穿衬衣光着脚在雪中不断行走,仍坚不吐实。两天后处绞刑。临刑前,她号召村民要将入侵者赶出自己的家园。卓娅在雪地上被悬尸一个月。她牺牲两个月后,苏联红军解放彼得里斜沃村。

      我看过卓娅牺牲前后的几张照片,心中掀起风暴。一张是她被押向刑场。卓娅扭头用目光向周围的村民告别,她的姿势和步态有一种安详,这安详透出对生活的依恋,但是战争使她走上另外一条道路。一张是被套上绳索,她抬起下巴,似乎用最后的机会向人们说什么,也许是那场动人心魄的演讲的尾声。一张是刽子手正在使劲踹卓娅脚下的木架,歇斯底里中带点慌乱。一张是卓娅被悬在绞架上,她茕然一身,地上是茫茫白雪。一张是德寇溃退时匆忙掩埋卓娅前对她野蛮虐尸,这是一张只要是正常人看一眼就会对法西斯的野兽行径产生痛恨的照片。这组照片从一个被击毙的德军军官身上搜出来。刑讯和处决卓娅的是德军197师,据说愤怒的斯大林下了命令:“全歼197师,不要一个俘虏。”《真理报》报道了卓娅的事迹,“为卓娅报仇”的呼喊席卷在前线战斗的红军队伍中。

      卓娅的雕塑,就是依照她就义时的照片创作出来。

      小学时我读了《卓娅和舒拉的故事》,这是她母亲写的。这本书发行200多万册。舒拉是她的弟弟,姐姐牺牲后,他也参军了,牺牲在卫国战争胜利前夕。战后他们俩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我对身旁的小伙子说,她弟弟和母亲的墓地就在对面。

      我们从小被赋予理想主义和英雄情结,卓娅是一个被膜拜的对象。数十年后我们经历了许多,听到了许多,她依然在心中。因为她真实。

      在新圣女公墓,我们还拜谒了不少人,有契诃夫、果戈理、乌兰诺娃、赫鲁晓夫、叶利钦、赖莎等等,包括卓娅,他们都在茫茫历史中留下自己的印记。

      离开墓园,小伙子带我们到了列宁山,现在称麻雀山。在观景台前眺望前方,远处是市区密密麻麻的建筑物,在阳光的照耀下,像浮着的许多船只,这是和平年代才有的景象。近处是浓绿的林子,掩蔽得十分严实。站在这里,最容易联想到的就是脍炙人口流传至今的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

      我们身后横着一条大街,大街偏远的一侧,匍匐着一溜小车,有绿树遮挡着。小伙子说,这是俄国的年轻人准备晚上飚车。穿过大街是林阴道。前面停着一辆漂亮的轿车,一对打扮入时的年轻人在拍结婚照,摄影师看见我们,友善地打着招呼,幸福的人儿也在微笑着。我想起卓娅。她被纳粹侵略者绞死时,才18岁,芳华如花。她本来也有权利飚车,也有权利谈恋爱,然后结婚当母亲,只是她为了制止罪恶的战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内蒙小伙子送我们回到宾馆。告别时,我很想对他说,记住卓娅吧。但是我没有说出口。

编辑:沈小琴【收藏此页

本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010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