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新闻网 | 文化产业网首页 | 聚焦漳州 | 漳台文化 | 文化活动 | 文化人物 | 重点项目 | 特色街区 | 文化事业

旗袍,岁月深处的那抹嫣红

2017-09-18 21:56 稿源:闽南日报-漳州新闻网 【字体大小:

  •   一直以来,在霓裳纷呈的服装世界里,唯独迷上那一袭旗袍的古典与曼妙,真可谓“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那种并不张扬的显山露水,却能将女人的精致、妩媚尽收眼底,宛如青花瓷里开出的一朵郁金香,令人回味在“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意境中。

      最初爱上旗袍,是因为家里的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伯母穿着一袭旗袍,小鸟依人般地和伯父站在一起——这是他们的结婚照。穿着旗袍的伯母温婉妩媚,女人味十足,和生活中的她简直判若两人。记得有一次悄悄地问伯母:“那件旗袍还在吗?这么漂亮的服饰为何不穿了?”伯母笑着回答:“现在哪里还有人穿旗袍呀?结婚后就一直压箱底了。”的确,那个年代因为破四旧之风,所有旗袍长衫之类的都被一并打入冷宫。冷不丁穿出来都有可能被扣上资本主义思想的帽子。我本想说:既然你都不穿了为何不送给我呢?可这句话我一直没敢说出口,也深知伯母留着这件旗袍自然是纪念的意义更大些。我很想尝试一下穿上旗袍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韵味。因为常年借住于伯母家,有一天突然心血来潮,趁伯母上班之际,我关紧房门,打开伯母的衣柜,找出那件压在箱底的旗袍,并以最快的速度试穿。那感觉如同做贼一样的心虚。我蹑手蹑脚地往伯父家唯一的一面大镜子前一站,那一刻,仿若穿越时空,一股浓浓的古典气息在我的全身弥漫开来:精巧的盘花扣,立领斜襟,恰到好处的收腰更显婀娜曲线,两侧叉开的缝隙里,白皙的双腿若隐若现,青春少女的万种风情顷刻间展露无遗。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穿上旗袍,而且是一件做工考究布料精致上乘的旗袍,心底的愉悦和满足感浸透我的每一寸肌肤。

      容不得再陶醉,甚至容不得多看一眼,我又以最快的速度脱下旗袍,小心翼翼地叠好放回原处。打开房门后,那颗悬到嗓门口的心还在使劲怦怦怦地跳着。但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梦想着哪天能有一件真正属于自己的旗袍。

      时隔不久,正赶上布店做促销。我匆匆地量了下自己的尺寸,觉得做一件无袖旗袍三尺布料足够了。那时候特别庆幸自己长得瘦,可以节省不少布料的开支。我拿出平时积攒下的那点零花钱,赶到布店剪下三尺布料。虽然只是棉布,但却能找到适合做旗袍的图案。经过一番思考,我为自己设计的是一件比较简单易做的旗袍。其实就是一件直身无袖,多了四条腰线,重点是领口有一颗精致的盘扣做点缀,款式看似简单却中式味十足,关键是收腰、盘扣这些旗袍的精髓我都做到了。费时两个钟头,我这个没学过裁缝的人居然无师自通,像模像样地裁制了我人生的第一件旗袍。手工明显粗糙了点,和伯母那件肯定无法相提并论,但穿在身上确实美轮美奂。下班回家后的二姐突然看到我穿了件旗袍出现在她的眼前,颇感意外。我得意地炫耀,这是我自己设计制作的!她满是惊愕和怀疑的表情更加助长了我的自信和底气。等她到楼上看到我残留在缝纫机旁的那些碎布条,这才相信我说的话。二姐也动心了,她是学过裁缝的,她相信她裁制的一定会比我好。第二天,她也去买了布料,果然她做出来的比我的更地道。那时候小城的女子是不穿旗袍的,旗袍那种与生俱来的软和腻,注定了她只适合与江南女子投缘。石码这个小地方穿着旗袍走出去是需要勇气的。正值花季少女的我们,穿着旗袍摇曳在青砖小巷里,飘然而过的身影引来无数羡慕与赞赏的目光。记得有个阿婆抓住我的手说,小姑娘啊,你这身打扮让我好激动呢!你让我想起年轻的时候……是啊,哪个阿嫲年轻时不曾穿过旗袍,旗袍带给她们的是年轻时最美好的回忆啊!

      似乎,谁都知道,穿旗袍需要修长柔美的身段,没有流动的线条,就不可能有优美的韵致。我喜欢旗袍,并非因为我有多柔美纤细的身段,亦非我有多轻盈曼妙的风姿。随着岁月的推移,我的身材也因为久坐电脑前缺乏运动而严重走形。旗袍渐渐退出了我的衣柜,但我对旗袍的迷恋却始终没有淡化,总是幻想着哪天瘦下来,着一袭得体的旗袍,风姿绰约,尽显雍容华贵。但是看看自己的体型后只能摇头作罢。直到今年,偶然在一家服装店试穿了一件改良旗袍。旁人都惊叹,想不到我这种肥胖型的身材,穿旗袍也能有如此韵味。只是当时觉得这件旗袍虽然好看,可穿在身上还是紧身了一点,最后终究没有下单。店家老板倒是很贴心,特意打电话到厂家,就着我的尺寸特制了一件邮寄过来。几天之后送到我的手上,让我感动不已。我买来的旗袍是改良型的,但改良的旗袍依旧带给我一种优雅的别样风情。当我穿着新买的旗袍去赴一场宴会,电梯上即刻迎来了友善的注目礼。一个蛮时尚的女子对我说,阿姨您穿这件旗袍真好看。虽然只是一句不经意的夸奖,我的心中却是美美哒。多少年以后,我终于在没能减肥的情况下还能穿上旗袍,还能被夸漂亮,多不容易啊!谁说肥胖与旗袍无缘?一件华丽得体的旗袍终于让我重拾了久违的自信。

      回眸浮华的尘世,对于旗袍的偏爱其实更多的是对岁月的眷念、对生活的感怀。或许,我的骨子里本就喜欢古典素雅的东西,所以,当岁月一页一页翻过,我已经习惯在都市的车水马龙中寻找昨日黄花。旗袍,是我梦中的衣裳,它犹如一朵青莲,在我梦中绽放。

      今后,我不再需要那些环佩叮当、庸脂俗粉,我只会在一个个烟雨迷蒙的日子里,依着阑珊,将自己想象成戴望舒笔下的丁香姑娘,着一身青花旗袍,笼着江南三月的旖旎,走过潮湿的青石板,一路穿雨,幽然远去……(雪玲珑文/供图)

编辑:沈小琴【收藏此页

本网简介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联系我们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2008010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310450号 闽ICP备05033713号